想看Zack跟Ray蹲在路邊,Ray忙著把自己的麵包分給蹭到腳邊的流浪小貓。

她對小貓說:「你太瘦了,你該多吃點東西。」

而Zack:「你他媽才太瘦了。」然後一邊把自己的麵包塞到Ray的嘴裡。

-
-
-
-
-

(我覺得我每次的腦洞都很奇葩)
(可是又超想看)
(可是我不會畫畫)
(可是天下沒白吃的午餐)

2018-11-28

今天對世界失戀,來玩點文

雖然我還有之前點的沒還人家www
抽兩位
還請帶梗🙏

2018-11-24

#某個片段

「你手裡的東西令我覺得害怕,先生。」不虔誠的神父在十字架下將嘴裡的菸給點燃,指著殺人鬼肩上的鐮刀說。

「你用來點菸的那東西我也很害怕,神父大人,但還是跟你借個火,這裡太黑了,我都看不清她了。」殺人鬼將懷裡的那孩子又往上托了一點。

「如果可以,我還想跟你借一塊地、一把鐵鍬,還有一個任何可以寫上她的名字的東西。」

2018-11-21

【ZR】《溫柔的扼殺,再被溫柔的扼殺》

※段子

-

  他替Ray繫上圍巾的時候,腦袋忽然飄過一個念頭。


  不用刀子,就這樣用力的把她的脖子勒斷也罷。


  她的脖子細得很,過去失控中僅存的理智制止了自己扼殺她的咽喉,現在就此了結一切也不算太晚。


  ──反正這是她所希望的,也是自己想要的。艾札克·佛斯特第一千零一次對自己這麼說。


  他小心翼翼的為她披上圍巾,紅色的布料繫在纖細的脖子與金髮之間越勒越緊,只差沒打上死結了。


  Ray忽然咳了兩聲,「Zack,你綁得太緊了。」


  他愣了愣,Ray似乎沒意識到自己正準備被殺掉,而Zack不知怎麼搞的也說不出口,其實我剛才是想要殺了...

2018-11-16

【ZR】《不講理的》(極短)


-

        殺人鬼的通緝單與小鬼頭的協尋單,在城市裡貼的到處都是。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商落地窗,年老失修的路燈,抑或是時常誤點的公車站牌。警方為了找他們費了好大的勁,電視新聞鬧得沸沸揚揚,平面媒體也是,諸如「連續殺人犯越獄二度誘拐少女」等各種危言聳聽的標題寫在報刊雜誌上,Zack跟Ray躲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 不過這段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,對兩人的去向警方毫無頭緒,搜查進度停滯不前;而民眾總是很喜新厭舊的,一有下一個熱題很容易就淡忘上一個,縱...

2018-11-11

想吃糖的時候什麼ooc腦洞都想得出來

#關於花村那個Z襲擊R後拎去睡覺的後續yy(見上條po)

-

Zack把Ray扛回床上睡的時候,Ray還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。

「怎麼了,親妳這件事就讓妳這麼生氣嗎?」
「我沒有生氣。」
「沒生氣的話那我就再親一次囉~」

隨後Ray又被揪著吻了一回。

2018-11-07

官方那學園pa
感覺不良Zack就是會默默走上前替Ray把長裙拉高,以試圖遮住她露出來的小肚肚,而不是將水手服拉下,Ray問他怎麼了,他還心口不一的說:「醜到爆了。」

露肚子什麼的,真的太犯規了。

2018-11-07
1 / 13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